宜兰大学 生物技术与动物科学系

:::

采访对象:福昌公司汪世崇学长-访问者:吴佩芳-106

  • 2017-12-06
  • Ruling Digital
{{Alt_title}}

 采访对象:福昌公司 汪世崇学长

访问者:吴佩芳

一、求学过程及修习课程对现今工作有何影响?

Q1:学长当初为何会选择宜大生动系呢?

A:

我是从这里还是五专时就进来就读了,国中毕业时虽然有考上高中,但觉得自己的功课没有那么好,想找其他方式进修,又因为英文比较不好,就没有选择语文方面的类群,而理工的话,觉得动植物应该会比较好玩,动物感觉又比植物好玩,所以当时选择了动物这条路,也一路唸下来──五专毕业后到嘉义念二技,又回到宜兰来读研究所和博士班,都是畜产相关的科系。

Q2:在宜兰求学的过程中,有没有哪位老师或哪门课对您的影响很深呢?

A:

其实满多的耶!因为我们学校的老师都满用心的!像我在硕班专题的老师是林佳静老师,就对我影响很深,包含做实验的方式和思考问题的态度;而我的导师同时也是现在博士班的老师──陈铭正老师,也非常细心,而且能和产业有很密切的结合;然后我自己本身也很喜欢上吴辅祐老师的课,老师现在已经退休了,之所以会喜欢上他的课是因为吴辅祐老师在整理以及融会贯通的能力上非常非常好;另外像是郭村勇老师,讲述能力和教学都非常强。我觉得我会选择回到宜兰念研究所而不是待在嘉义,就是因为每个老师的用心程度和专长,会让人觉得能学到很多东西、让我想要回来。

其实我认为我们学校的老师对学生太好,很多事情都会帮学生想得好好的、做得好好的,当然这有好有坏,目前我还满喜欢学校这样的氛围,但相对的,缺点就是和产业的连结、和学长姊的连结都相对比较薄弱一点。

Q3:和学长姐的连结比较薄弱是指哪方面呢?

A:

像我不论是去嘉义还是去屏科,看到的都是学长学姐拉着学弟妹进业界,可是我们学校的话,可能是因为我们的产业太分散了,不像他们就是主攻现场或是明显主攻一块体系,而我们就显得太分散了,多数人选择进实验室、少部分的人选择投入产业,这样也导致学长姊想拉人也很难拉,可能在这一块上面我们做得还不是那么好,包含学长姐对学弟妹的照顾什么的都有点缺乏,当然这也跟产业的生态上是有相关的啦。

Q4:那学长一开始投入职场就是在现在任职的公司吗?

A:

不是耶,我是先在佳静老师的实验室当研究助理,然后到马偕的临时医师的实验室,做不孕症相关的研究,我主要负责动物方面,最后再由陈铭正老师的推荐回到现在宜兰的福昌公司工作。

Q5:那加入实验室对求职上有什么影响吗?

A:

我觉得影响非常大!首先当然要看你选择加入哪个实验室,然后我觉得我们科系和一般的生科比起来更好的是,还能接触到大动物和小动物──如果你想、你有需要的话──在这一块就可以占到优势,因为很多人是不喜欢碰动物的。像我当初进马偕,一应征他就立刻请我隔天过来上班,也是因为我在动物方面是比较OK的。尤其大动物方面,能做的人比较少,虽然产业环境相对严苛,但这个领域的人才很缺乏,所以说一定不会没有工作,只是工作能不能再更好的问题。

然后实验室的话对未来绝对是有帮助的,像我觉得我自己成长最快的时候就是在研究所那段时间,因为那段时间不只是教你做实验,更是教你怎么去思考一件事情、怎么去了解一件事情,不是只有照着步骤做而已,而是要去想办法解决问题,虽然中间会很辛苦,但就是在训练你的思考方式、训练你要怎么去想一件事情、去思考对未来的看法这样子。

然后,如果你培养出实践的能力而不是只能念书的话,现在满多公司需要的人才是不只要有现场实作能力,还要负责整体的管理,这当然就牵涉到你有没有管理实验室的能力或者管理现场的能力。

再来,最重要的、产业最需要的就是解决问题的能力──你要怎么帮他解决事情、你要怎么找资源,其实实验室就是在训练这一块,训练你的思考、训练你去找资源、训练你解决问题,我觉得这个是比某几门课考一百分还要重要的事情。

Q6:那学长在求学时有去实习过吗?

A:

有,我当时有到嘉义的金龙种畜场还有屏东垦丁的畜产试验所实习,然后我记得每一年都会挑一间猪场去做短时间的实习,再来就是那时候我们自己的牧场还在,也会有一小段时间的牧场实习,而我那时候跟的是杨价民老师,所以接触的是牛的部分为主。

我觉得实习一方面是让你体验另外一种生活,体验过这些后你就会有更多的选择、知道这种生活你想不想要,如果不想要的话就赶快换一条路走,如果想要的话当然就可以从中学习很多。

Q7:那学长觉得在什么时间点去实习会比较合适呢?

A:

我觉得在刚进来、课业上可以稍微喘息的状况下就能选择去实习,这个实习是让你知道你适不适合、你要去哪里,所以不一定是要很针对性的去挑哪个产业,而是让自己知道我到底需不需要做这件事、做的这些事情是不是我想要的。一旦发现自己做这些事情很开心,那我就是一个可以进产业的人,之后朝着这个方向继续努力;或者是我做这些事情很痛苦、想逃离黑暗的业界,那我就往实验室的方向去走。而这段时间的话,我觉得可能是在大一跟大二期间,让你去了解一下有哪些地方可以去、了解一下自己适不适合这里,如果不适合就去思考该怎么办,如果适合就继续往这方面走。

其实实习不会让你一瞬间就变很强,说真的,一两个月也做不了多少事情,可是它可以让你先接触,然后让你先看自己需不需要、想不想要,所以我会觉得其实可以趁早,甚至安排个两次不同领域的实习,这样就可以去做比较,你经过比较之后就会更知道你想要什么,就会有方向、知道你最想要的是哪一种。

其实我们科系一直有一个小问题就是没有办法学以致用,很多人在毕业之后都不会是在这个系的相关产业,无论是产业状况不好还是其他原因,但我觉得最重要的不是你学了什么,而是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如果你今天投身进了无相关的产业,那这四年到底是为什么?我觉得这是个可以好好思考的问题。所以我认为是越早越好,当然前提是功课上要顾好,总不能被当光光!而且能去越多地方、你越想不到的地方,像是中国啦澳洲啦,越远越好,因为你现在还是在实习,背后还有人帮你顶着,不管发生什么状况学校都会想办法帮你处理,但以后就不会有这种机会了。

Q8:那学长在五专时期所念的和现在的课程安排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A:

那时候就真的比较偏重现场,像是早上要去采牛粪啦,暑假期间也要回来花一个礼拜的时间扫大便之类的,就都是偏现场的课程,也因为这个样子,解剖和生理这方面的课程就比较多,实验室的课是比较少的,那时候也是分生刚进来没多久,比例是低的,但学校现在就以分生为主,两边都有东西可以去碰去学。因为现在,说真的,只作其中一件事情其实很难赢过别人,要走现场的话走不过屏科大的、要养细胞的话养不过台大的,但我们两边的老师都有,这是我们的优势,两边的课程安排都可以去听,这让我和我同学在求职过程是有优势的,或许你的学历不像台大那么显赫,但当你同时拥有这两块的能力的话,他们就会需要你这个人、也愿意给你更多东西,我是这么觉得的。

Q9:村勇老师说每一届的学生都会调查未来的方向并记录下来,学长您当初的答案和现在是一样的吗?

A:

我也忘记我那时候想做什么了,毕竟是五专时的事情,到现在也快二十年了,我只能说我现在的生活过得还可以,我也还满喜欢这个产业的、能对这个产业做一点事情,我目前觉得现在这样很OK,虽然还没有到满意,毕竟永远都有进步的空间,但对现状是接受的。

二、求职过程及职场经验分享

Q1:学长觉得在求职前除了专业知识外还需要加强哪些职场需要的能力呢?

A:

我觉得是沟通吧,因为有很多人的沟通能力是不好的,除非能力顶尖到所有事情都自己包办、所有人都靠你,可是现在这样的工作相对也少。沟通能力不管是在同侪间或是对上属下属的应对互动来说都是很重要的。

我觉得我们学校出来的人,沟通能力应该都不会太差,但我自己会希望我们学校的人都可以培养出一种「狂傲之气」,当然不是目中无人的那种骄傲,但是我们学校出来的学生普遍都有一种逆来顺受的感觉,其实这样不是好事,我觉得我们必须学会自己去争取东西,而不是就只停留在这个样子。我反而不担心我们学校出去的人会做不好或摆烂之类的,我觉得这方面还好,但我们一直都很缺乏那种狂傲之气、一直都没办法让自己的价值真正获得提升。如果是我们一般在面试员工时当然会希望来的人是很乖很听话的,但我觉得对自己的学弟妹或者是对周遭的人,都会希望能够有这种狂傲之气──如何让别人知道你很好、让人想要用你,因为现在的社会对劳工阶层比较没那么有利,所以,如何去证明自己的价值并告诉对方,这是我们现在更应该学的。

在这方面沟通能力也显得很重要,因为要怎么样培养出那种狂傲的感觉、又不会让人觉得很难相处,练习去体现出自己很优秀的感觉,让对方觉得他是需要你的。我们学校真的很需要这一块,这是让我觉得很可惜的,因为我们真的不会比别人差!当你能够把这种气质体现出来,那我觉得能够带动的可能不只是你一个人,而是带动整个科系、整个学校也一起体现出来。当然自己也是要有足够的内涵才能去体现啦!先让自己有东西去体现出来也是很重要的!

Q2:学长对于面试工作时所需的准备有什么建议吗?

A:

我觉得现在的人在面试时会有一个缺点就是──你不了解你将要面对什么。

当然在面试前把自己打理得整整齐齐、所有文件资料也准备妥当,这是一件事情,但更重要的是你在找这个工作时有没有用心──所谓的用心就是你真的知道你要做什么吗、你真的知道这个公司需要什么吗?这样你才能够把自己当成是非常好的商品推销出去。假如今天我需要一个会饲养的人才,结果你说我超级会养细胞的,这样就不对啦!所以,你要去了解这个公司、去明白它需要什么,而表达出自己跟这些条件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告诉对方「你一定要用我」,这才是重要的事情。

换句话说就是增加和这个工作的连结,无论你是不是真的打算去这间公司上班,在面试时还是要做好整个逻辑的连结,去告诉对方「为什么你需要我」,这是最重要的事情。因为有些人来面试的时候讲话会很结巴,有些逻辑前后是对不上的,就会让人觉得你的逻辑很奇怪,当然也对于要不要用这个人抱持很大的问号。

所以你要做的准备除了自己本身的资历之外,更重要的是告诉人家「在这个公司你需要的是什么、而我具备这个东西」,你要在你的资料里面找到亮点,不然大家都一样,每个人送过来都像求职网站那样每间投一样的履历,你必须找到你跟公司的连结、你跟这个工作的连结、跟想要的职称之间的连结,我觉得这才是亮点,不然像每次面试五六个人来,大家都差不多,如果没有把亮点展现出来的话,我就不知道为什么要用你。当然亮点有很多种,比如我可以一直加班之类的这也是一个亮点,但一定要找到自己的亮点,然后围绕着这个点推销自己,而这个点最好跟你想要的职位是有关系的,这样子在整个面试的过程中会更顺利,也会体现出你和别人的不同,这也能更帮助你凸显出来,我刚刚讲的那种狂傲之气。其实很多受试者过来都是很乖很听话、正襟危坐的,面试官说什么都「嗯、嗯」这样回答,可是我不是来讲给你听,而是你要来讲给我听啊,我要知道我为什么要用你、你要推销你自己,所以当你可以培养出那种特殊的、狂傲的气质──「你不用我不行、你不用我是你的损失」的时候,我如果被你说服了,那不只是拿到这份工作,甚至会愿意开更好的薪资给你。

现在的公司很多都写薪资面议嘛,而在面试工作的时候,其实有些期望薪资写得很低的人不一定会上,会上的是让人有「我觉得我需要你」这样的想法的人,虽然可能写得满高的,但是要让人觉得你有这个价值,这个才是重点,还有你的价值能不能用在这个工作上,不要你有一个很奇怪的价值可是我用不到这样子。

总结而言就是──对公司的连结,还有你本身的自信的气质,不要只是唯唯诺诺「对、是、好」,要在短时间内凸显出自己的特点,而这个特点最好是跟你希望的职称是有关连的。

Q3:那么,我想请问您从进入公司到升为主任大概花了多久的时间呢?

A:

其实我花的时间还满短的,一方面是因为下面没什么人啦,因为我们公司在做这一块的只有我;另外就是,我是属于那种什么东西都能够做的,我的优点就是适应性很快、什么东西都会想办法去做,就算我不会,我也不会回答「我不会」,而是告诉你「我去找、我去查、我去问,过两天再给你答复」,相对来讲升迁速度就比其他人快,包含在进入的起始薪资上也稍微高了一点,当然这方面也是感谢学校老师的推荐;还有一点就是你有没有表现出来刚才讲的那种感觉,像公司当时要的是一个会分生、了解病理、有接触动物的人,其实平常这三个领域是分开的、会分成三个不同的面向去做,但刚好可以在我身上得到整合,因为我在马偕时的实验室是在做生殖生理、也在做动物处理,然后同时又在做分生,而且在大动物方面我又很OK,采精、赶猪、跟猪打架什么的都OK,刚好有这两块可以连结在一起,因为有很多人实验做得很好但是不碰大动物,而我的优点就是什么都可以摸、什么都可以试,其实这不一定是好事,只是刚好适合我这个工作。所以我不论是起薪还是升迁速度都是相对快的,大概不到一年吧!

Q4:在这些年的工作经验当中有什么难忘的回忆吗?

A:

因为我的工作要很常跑中国,其实和中国人接触是很有趣的,因为他是你的对手,而你同时也要仰赖他的市场,在这中间要如何取得平衡其实是种艺术,再加上有些政治因素的存在,要学习怎么样去跟他们沟通、怎么样去理解他们的想法、怎么样请他们帮助我们或是互相合作,我觉得这是我在这份工作上得到的很大一个收获,因为我这样能够更了解整个中国市场、更明白怎么跟他们去相处。他们不像我们这边每个人都温良恭俭让,而是要上的时候就全都一起上,我觉得这是我们这个世代的两边在比较,渐渐的,说真的,我们在越来越多方面比不上人家,那你又能掌握些什么?我一直在思考这件事情──为什么他们到最后不用中国的那群人而是用我?我觉得这是我在这个工作上获得最多的。

那当然,福昌是个大公司,资源很多,无论是跟谁请益、或是认识哪个老师哪位学者都是很容易的,所以我觉得这个工作给我最多的东西就是我知道了很多人,然后很多问题我知道可以去问谁,「可以认识人」这件事情我觉得是我在目前这个工作得到最棒的东西。

Q5:除了课程所学的专业知识之外,学长认为求学时期还有那些事物对求职是有所帮助的吗?

A:

我认为是「跟人的相处」,跟同学相处、跟老师相处、跟校外的人相处,因为在这里是最无忧无虑的时期,一定要多认识人、拓展人际,你不知道你哪一天会需要这个人,无论是他需要你还是你需要他,你不会知道,像现在有很多人的工作都不是自己去求职网站找,而是老师、同学介绍的。那你如何在这段期间得到互相支持的好朋友,一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马上求救,我觉得这是学校、学术的一个很大的价值,无论是跟老师、跟同学,无论是跟你参加的每一场座谈会的人,这些认识、培养,说真的都是比考试分数还要重要的事情。因为你在这个时期是没有任何利益关系、没有任何纠葛的状态,所以要趁这个时候,无论是对同学、还是对来演讲的老师,甚至可能对某某政府官员,因为你现在和他没有任何利害关系,所以会比较容易沟通,这就是这个时期非常大的好处,因为到后来其实很多时候你认识一个人都会有利害考量,或许你对他没有这个意思,可是别人会想说你今天是一个厂商、是一个什么样的身分,你们之间可能就会有某些利害关系,沟通起来可能也比较困难、没那么单纯。像这方面,虽然我自己是没有用到,但我很多朋友都是靠着朋友的介绍、学长姊的介绍、学弟妹的互相推荐,去找到他希望做的工作,所以在人际关系的培养上是相对重要的。

再来就是,如果有幸进到实验室、念研究所的话,思考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是很重要的。现在的公司不只要会照着步骤做事的人,毕竟这种人很多,而他需要的是要能解决他的问题的人。

这两件事情是我觉得相对比较重要的。

三、想对学弟妹们说的话

就像我刚才讲的那些,培养人际关系,还有培养出自己狂傲的气质,我觉得这是我们欠缺的,你看台大生每个站出来都是自己很厉害的样子,其实到外面去看看,无论是自己还是学弟妹真的都没有比较差,只是自己该怎么去体现出来而已,当然你自己本身也要有实力啦!

当你在职场上,会谈判跟不会谈判的差别在,即使你可能跟别人做同一件事情,甚至你做得比他还要好,但一个会谈判的人所得到的东西一定比不会谈判的人多,因此有的人做个半死得到的待遇还是很差。所以我觉得,除了要很乖很懂事、什么事情都做得很好之外,我觉得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去推销自己、如何去谈判,让自己更有价值,因为有的时候价值不单单只是你做出来的事情,重点是要让别人知道你可以做到这些事情,告诉别人「我可以,而且比其他人做得都还要好」,这才是我觉得我们学校、我们科系最欠缺的。

再来就是整个科系内互相帮助的支持,我们学校在这方面也是比较缺乏的,像嘉义在这块就做得很好,所以他们在无论是市场上的排名或是对人才上的需求都会比我们有优势,这是非常现实的事情。其实我之前有跟李意娟老师聊过这件事情,我们没有比别人差,但是「产品卖相不好」,明明内涵是好的,但是我们没有那份自信的狂傲之气来包装,也很少人会来帮你做推荐,当然这部分我们这些已经毕业的人也要努力,就是希望学校在这整个机制上能够变得更好,毕竟我们学校的学生很多都很认真,认真程度可能还赢过某些名校或现在市场上满受欢迎的学校,可是我们在这一块的体现上面,我们宜兰大学在求职上,扣除实验室的提拔,我们在求职上是相对不利的,这是满现实的问题,大概也有部分是因为动物科系的学校都在西南半部为主吧,可是在科系的整合上还有我们自己的气质仍然是我们自己需要加强的地方,当然我们这群毕业的也需要好好努力,至于学弟妹们就好好学习去跟人沟通、学习去包装自己、解释自己,告诉别人你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培养出这样的精神之后,我相信整个科系会越来越好!

四、采访心得

三十分钟的采访,像上了整整一堂课、也像听了场精采绝伦的演讲,最重要的是,好像明白了现在的自己缺少什么、能做些什么。对于一直缺乏自信的我来说,学长说的每句话都深深触动心里的某块角落,虽然现在的自己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就只是个零,但听完学长讲述自己的故事、给学弟妹的建议,脑海里出现了「想变成一」的声音,而且比以往还要强烈,让自己忍不住想去相信──「我是可以做到的。」

虽然自己未来不见得会进入业界,但我想有些在态度和观念上的培养都是出社会后所必要的,真正和职场经验丰富的人对谈过才发现──拥有自己的核心价值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情。看着学长在谈吐时所体现出的气质和自信,忍不住想去成为这样有想法、善于表达的人,也希望自己有一天真的能做到。这次采访学长真的学到了很多,对于往后在学校该如何寻找方向也有了一些想法,期待今后能成为心中理想的自己。真的非常感谢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