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大學 生物技術與動物科學系

:::

採訪對象:福昌公司汪世崇學長-訪問者:吳佩芳-106

  • 2017-12-06
  • Ruling Digital
{{Alt_title}}

 採訪對象:福昌公司 汪世崇學長

訪問者:吳佩芳

一、求學過程及修習課程對現今工作有何影響?

Q1:學長當初為何會選擇宜大生動系呢?

A:

我是從這裡還是五專時就進來就讀了,國中畢業時雖然有考上高中,但覺得自己的功課沒有那麼好,想找其他方式進修,又因為英文比較不好,就沒有選擇語文方面的類群,而理工的話,覺得動植物應該會比較好玩,動物感覺又比植物好玩,所以當時選擇了動物這條路,也一路唸下來──五專畢業後到嘉義念二技,又回到宜蘭來讀研究所和博士班,都是畜產相關的科系。

Q2:在宜蘭求學的過程中,有沒有哪位老師或哪門課對您的影響很深呢?

A:

其實滿多的耶!因為我們學校的老師都滿用心的!像我在碩班專題的老師是林佳靜老師,就對我影響很深,包含做實驗的方式和思考問題的態度;而我的導師同時也是現在博士班的老師──陳銘正老師,也非常細心,而且能和產業有很密切的結合;然後我自己本身也很喜歡上吳輔祐老師的課,老師現在已經退休了,之所以會喜歡上他的課是因為吳輔祐老師在整理以及融會貫通的能力上非常非常好;另外像是郭村勇老師,講述能力和教學都非常強。我覺得我會選擇回到宜蘭念研究所而不是待在嘉義,就是因為每個老師的用心程度和專長,會讓人覺得能學到很多東西、讓我想要回來。

其實我認為我們學校的老師對學生太好,很多事情都會幫學生想得好好的、做得好好的,當然這有好有壞,目前我還滿喜歡學校這樣的氛圍,但相對的,缺點就是和產業的連結、和學長姊的連結都相對比較薄弱一點。

Q3:和學長姐的連結比較薄弱是指哪方面呢?

A:

像我不論是去嘉義還是去屏科,看到的都是學長學姐拉著學弟妹進業界,可是我們學校的話,可能是因為我們的產業太分散了,不像他們就是主攻現場或是明顯主攻一塊體系,而我們就顯得太分散了,多數人選擇進實驗室、少部分的人選擇投入產業,這樣也導致學長姊想拉人也很難拉,可能在這一塊上面我們做得還不是那麼好,包含學長姐對學弟妹的照顧什麼的都有點缺乏,當然這也跟產業的生態上是有相關的啦。

Q4:那學長一開始投入職場就是在現在任職的公司嗎?

A:

不是耶,我是先在佳靜老師的實驗室當研究助理,然後到馬偕的臨時醫師的實驗室,做不孕症相關的研究,我主要負責動物方面,最後再由陳銘正老師的推薦回到現在宜蘭的福昌公司工作。

Q5:那加入實驗室對求職上有什麼影響嗎?

A:

我覺得影響非常大!首先當然要看你選擇加入哪個實驗室,然後我覺得我們科系和一般的生科比起來更好的是,還能接觸到大動物和小動物──如果你想、你有需要的話──在這一塊就可以占到優勢,因為很多人是不喜歡碰動物的。像我當初進馬偕,一應徵他就立刻請我隔天過來上班,也是因為我在動物方面是比較OK的。尤其大動物方面,能做的人比較少,雖然產業環境相對嚴苛,但這個領域的人才很缺乏,所以說一定不會沒有工作,只是工作能不能再更好的問題。

然後實驗室的話對未來絕對是有幫助的,像我覺得我自己成長最快的時候就是在研究所那段時間,因為那段時間不只是教你做實驗,更是教你怎麼去思考一件事情、怎麼去了解一件事情,不是只有照著步驟做而已,而是要去想辦法解決問題,雖然中間會很辛苦,但就是在訓練你的思考方式、訓練你要怎麼去想一件事情、去思考對未來的看法這樣子。

然後,如果你培養出實踐的能力而不是只能念書的話,現在滿多公司需要的人才是不只要有現場實作能力,還要負責整體的管理,這當然就牽涉到你有沒有管理實驗室的能力或者管理現場的能力。

再來,最重要的、產業最需要的就是解決問題的能力──你要怎麼幫他解決事情、你要怎麼找資源,其實實驗室就是在訓練這一塊,訓練你的思考、訓練你去找資源、訓練你解決問題,我覺得這個是比某幾門課考一百分還要重要的事情。

Q6:那學長在求學時有去實習過嗎?

A:

有,我當時有到嘉義的金龍種畜場還有屏東墾丁的畜產試驗所實習,然後我記得每一年都會挑一間豬場去做短時間的實習,再來就是那時候我們自己的牧場還在,也會有一小段時間的牧場實習,而我那時候跟的是楊价民老師,所以接觸的是牛的部分為主。

我覺得實習一方面是讓你體驗另外一種生活,體驗過這些後你就會有更多的選擇、知道這種生活你想不想要,如果不想要的話就趕快換一條路走,如果想要的話當然就可以從中學習很多。

Q7:那學長覺得在什麼時間點去實習會比較合適呢?

A:

我覺得在剛進來、課業上可以稍微喘息的狀況下就能選擇去實習,這個實習是讓你知道你適不適合、你要去哪裡,所以不一定是要很針對性的去挑哪個產業,而是讓自己知道我到底需不需要做這件事、做的這些事情是不是我想要的。一旦發現自己做這些事情很開心,那我就是一個可以進產業的人,之後朝著這個方向繼續努力;或者是我做這些事情很痛苦、想逃離黑暗的業界,那我就往實驗室的方向去走。而這段時間的話,我覺得可能是在大一跟大二期間,讓你去了解一下有哪些地方可以去、了解一下自己適不適合這裡,如果不適合就去思考該怎麼辦,如果適合就繼續往這方面走。

其實實習不會讓你一瞬間就變很強,說真的,一兩個月也做不了多少事情,可是它可以讓你先接觸,然後讓你先看自己需不需要、想不想要,所以我會覺得其實可以趁早,甚至安排個兩次不同領域的實習,這樣就可以去做比較,你經過比較之後就會更知道你想要什麼,就會有方向、知道你最想要的是哪一種。

其實我們科系一直有一個小問題就是沒有辦法學以致用,很多人在畢業之後都不會是在這個系的相關產業,無論是產業狀況不好還是其他原因,但我覺得最重要的不是你學了什麼,而是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如果你今天投身進了無相關的產業,那這四年到底是為什麼?我覺得這是個可以好好思考的問題。所以我認為是越早越好,當然前提是功課上要顧好,總不能被當光光!而且能去越多地方、你越想不到的地方,像是中國啦澳洲啦,越遠越好,因為你現在還是在實習,背後還有人幫你頂著,不管發生什麼狀況學校都會想辦法幫你處理,但以後就不會有這種機會了。

Q8:那學長在五專時期所念的和現在的課程安排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嗎?

A:

那時候就真的比較偏重現場,像是早上要去採牛糞啦,暑假期間也要回來花一個禮拜的時間掃大便之類的,就都是偏現場的課程,也因為這個樣子,解剖和生理這方面的課程就比較多,實驗室的課是比較少的,那時候也是分生剛進來沒多久,比例是低的,但學校現在就以分生為主,兩邊都有東西可以去碰去學。因為現在,說真的,只作其中一件事情其實很難贏過別人,要走現場的話走不過屏科大的、要養細胞的話養不過台大的,但我們兩邊的老師都有,這是我們的優勢,兩邊的課程安排都可以去聽,這讓我和我同學在求職過程是有優勢的,或許你的學歷不像台大那麼顯赫,但當你同時擁有這兩塊的能力的話,他們就會需要你這個人、也願意給你更多東西,我是這麼覺得的。

Q9:村勇老師說每一屆的學生都會調查未來的方向並記錄下來,學長您當初的答案和現在是一樣的嗎?

A:

我也忘記我那時候想做什麼了,畢竟是五專時的事情,到現在也快二十年了,我只能說我現在的生活過得還可以,我也還滿喜歡這個產業的、能對這個產業做一點事情,我目前覺得現在這樣很OK,雖然還沒有到滿意,畢竟永遠都有進步的空間,但對現狀是接受的。

二、求職過程及職場經驗分享

Q1:學長覺得在求職前除了專業知識外還需要加強哪些職場需要的能力呢?

A:

我覺得是溝通吧,因為有很多人的溝通能力是不好的,除非能力頂尖到所有事情都自己包辦、所有人都靠你,可是現在這樣的工作相對也少。溝通能力不管是在同儕間或是對上屬下屬的應對互動來說都是很重要的。

我覺得我們學校出來的人,溝通能力應該都不會太差,但我自己會希望我們學校的人都可以培養出一種「狂傲之氣」,當然不是目中無人的那種驕傲,但是我們學校出來的學生普遍都有一種逆來順受的感覺,其實這樣不是好事,我覺得我們必須學會自己去爭取東西,而不是就只停留在這個樣子。我反而不擔心我們學校出去的人會做不好或擺爛之類的,我覺得這方面還好,但我們一直都很缺乏那種狂傲之氣、一直都沒辦法讓自己的價值真正獲得提升。如果是我們一般在面試員工時當然會希望來的人是很乖很聽話的,但我覺得對自己的學弟妹或者是對周遭的人,都會希望能夠有這種狂傲之氣──如何讓別人知道你很好、讓人想要用你,因為現在的社會對勞工階層比較沒那麼有利,所以,如何去證明自己的價值並告訴對方,這是我們現在更應該學的。

在這方面溝通能力也顯得很重要,因為要怎麼樣培養出那種狂傲的感覺、又不會讓人覺得很難相處,練習去體現出自己很優秀的感覺,讓對方覺得他是需要你的。我們學校真的很需要這一塊,這是讓我覺得很可惜的,因為我們真的不會比別人差!當你能夠把這種氣質體現出來,那我覺得能夠帶動的可能不只是你一個人,而是帶動整個科系、整個學校也一起體現出來。當然自己也是要有足夠的內涵才能去體現啦!先讓自己有東西去體現出來也是很重要的!

Q2:學長對於面試工作時所需的準備有什麼建議嗎?

A:

我覺得現在的人在面試時會有一個缺點就是──你不了解你將要面對什麼。

當然在面試前把自己打理得整整齊齊、所有文件資料也準備妥當,這是一件事情,但更重要的是你在找這個工作時有沒有用心──所謂的用心就是你真的知道你要做什麼嗎、你真的知道這個公司需要什麼嗎?這樣你才能夠把自己當成是非常好的商品推銷出去。假如今天我需要一個會飼養的人才,結果你說我超級會養細胞的,這樣就不對啦!所以,你要去了解這個公司、去明白它需要什麼,而表達出自己跟這些條件之間又有什麼關係,告訴對方「你一定要用我」,這才是重要的事情。

換句話說就是增加和這個工作的連結,無論你是不是真的打算去這間公司上班,在面試時還是要做好整個邏輯的連結,去告訴對方「為什麼你需要我」,這是最重要的事情。因為有些人來面試的時候講話會很結巴,有些邏輯前後是對不上的,就會讓人覺得你的邏輯很奇怪,當然也對於要不要用這個人抱持很大的問號。

所以你要做的準備除了自己本身的資歷之外,更重要的是告訴人家「在這個公司你需要的是什麼、而我具備這個東西」,你要在你的資料裡面找到亮點,不然大家都一樣,每個人送過來都像求職網站那樣每間投一樣的履歷,你必須找到你跟公司的連結、你跟這個工作的連結、跟想要的職稱之間的連結,我覺得這才是亮點,不然像每次面試五六個人來,大家都差不多,如果沒有把亮點展現出來的話,我就不知道為什麼要用你。當然亮點有很多種,比如我可以一直加班之類的這也是一個亮點,但一定要找到自己的亮點,然後圍繞著這個點推銷自己,而這個點最好跟你想要的職位是有關係的,這樣子在整個面試的過程中會更順利,也會體現出你和別人的不同,這也能更幫助你凸顯出來,我剛剛講的那種狂傲之氣。其實很多受試者過來都是很乖很聽話、正襟危坐的,面試官說什麼都「嗯、嗯」這樣回答,可是我不是來講給你聽,而是你要來講給我聽啊,我要知道我為什麼要用你、你要推銷你自己,所以當你可以培養出那種特殊的、狂傲的氣質──「你不用我不行、你不用我是你的損失」的時候,我如果被你說服了,那不只是拿到這份工作,甚至會願意開更好的薪資給你。

現在的公司很多都寫薪資面議嘛,而在面試工作的時候,其實有些期望薪資寫得很低的人不一定會上,會上的是讓人有「我覺得我需要你」這樣的想法的人,雖然可能寫得滿高的,但是要讓人覺得你有這個價值,這個才是重點,還有你的價值能不能用在這個工作上,不要你有一個很奇怪的價值可是我用不到這樣子。

總結而言就是──對公司的連結,還有你本身的自信的氣質,不要只是唯唯諾諾「對、是、好」,要在短時間內凸顯出自己的特點,而這個特點最好是跟你希望的職稱是有關連的。

Q3:那麼,我想請問您從進入公司到升為主任大概花了多久的時間呢?

A:

其實我花的時間還滿短的,一方面是因為下面沒什麼人啦,因為我們公司在做這一塊的只有我;另外就是,我是屬於那種什麼東西都能夠做的,我的優點就是適應性很快、什麼東西都會想辦法去做,就算我不會,我也不會回答「我不會」,而是告訴你「我去找、我去查、我去問,過兩天再給你答覆」,相對來講升遷速度就比其他人快,包含在進入的起始薪資上也稍微高了一點,當然這方面也是感謝學校老師的推薦;還有一點就是你有沒有表現出來剛才講的那種感覺,像公司當時要的是一個會分生、了解病理、有接觸動物的人,其實平常這三個領域是分開的、會分成三個不同的面向去做,但剛好可以在我身上得到整合,因為我在馬偕時的實驗室是在做生殖生理、也在做動物處理,然後同時又在做分生,而且在大動物方面我又很OK,採精、趕豬、跟豬打架什麼的都OK,剛好有這兩塊可以連結在一起,因為有很多人實驗做得很好但是不碰大動物,而我的優點就是什麼都可以摸、什麼都可以試,其實這不一定是好事,只是剛好適合我這個工作。所以我不論是起薪還是升遷速度都是相對快的,大概不到一年吧!

Q4:在這些年的工作經驗當中有什麼難忘的回憶嗎?

A:

因為我的工作要很常跑中國,其實和中國人接觸是很有趣的,因為他是你的對手,而你同時也要仰賴他的市場,在這中間要如何取得平衡其實是種藝術,再加上有些政治因素的存在,要學習怎麼樣去跟他們溝通、怎麼樣去理解他們的想法、怎麼樣請他們幫助我們或是互相合作,我覺得這是我在這份工作上得到的很大一個收穫,因為我這樣能夠更了解整個中國市場、更明白怎麼跟他們去相處。他們不像我們這邊每個人都溫良恭儉讓,而是要上的時候就全都一起上,我覺得這是我們這個世代的兩邊在比較,漸漸的,說真的,我們在越來越多方面比不上人家,那你又能掌握些什麼?我一直在思考這件事情──為什麼他們到最後不用中國的那群人而是用我?我覺得這是我在這個工作上獲得最多的。

那當然,福昌是個大公司,資源很多,無論是跟誰請益、或是認識哪個老師哪位學者都是很容易的,所以我覺得這個工作給我最多的東西就是我知道了很多人,然後很多問題我知道可以去問誰,「可以認識人」這件事情我覺得是我在目前這個工作得到最棒的東西。

Q5:除了課程所學的專業知識之外,學長認為求學時期還有那些事物對求職是有所幫助的嗎?

A:

我認為是「跟人的相處」,跟同學相處、跟老師相處、跟校外的人相處,因為在這裡是最無憂無慮的時期,一定要多認識人、拓展人際,你不知道你哪一天會需要這個人,無論是他需要你還是你需要他,你不會知道,像現在有很多人的工作都不是自己去求職網站找,而是老師、同學介紹的。那你如何在這段期間得到互相支持的好朋友,一有什麼不懂的可以馬上求救,我覺得這是學校、學術的一個很大的價值,無論是跟老師、跟同學,無論是跟你參加的每一場座談會的人,這些認識、培養,說真的都是比考試分數還要重要的事情。因為你在這個時期是沒有任何利益關係、沒有任何糾葛的狀態,所以要趁這個時候,無論是對同學、還是對來演講的老師,甚至可能對某某政府官員,因為你現在和他沒有任何利害關係,所以會比較容易溝通,這就是這個時期非常大的好處,因為到後來其實很多時候你認識一個人都會有利害考量,或許你對他沒有這個意思,可是別人會想說你今天是一個廠商、是一個什麼樣的身分,你們之間可能就會有某些利害關係,溝通起來可能也比較困難、沒那麼單純。像這方面,雖然我自己是沒有用到,但我很多朋友都是靠著朋友的介紹、學長姊的介紹、學弟妹的互相推薦,去找到他希望做的工作,所以在人際關係的培養上是相對重要的。

再來就是,如果有幸進到實驗室、念研究所的話,思考問題和解決問題的能力是很重要的。現在的公司不只要會照著步驟做事的人,畢竟這種人很多,而他需要的是要能解決他的問題的人。

這兩件事情是我覺得相對比較重要的。

三、想對學弟妹們說的話

就像我剛才講的那些,培養人際關係,還有培養出自己狂傲的氣質,我覺得這是我們欠缺的,你看台大生每個站出來都是自己很厲害的樣子,其實到外面去看看,無論是自己還是學弟妹真的都沒有比較差,只是自己該怎麼去體現出來而已,當然你自己本身也要有實力啦!

當你在職場上,會談判跟不會談判的差別在,即使你可能跟別人做同一件事情,甚至你做得比他還要好,但一個會談判的人所得到的東西一定比不會談判的人多,因此有的人做個半死得到的待遇還是很差。所以我覺得,除了要很乖很懂事、什麼事情都做得很好之外,我覺得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去推銷自己、如何去談判,讓自己更有價值,因為有的時候價值不單單只是你做出來的事情,重點是要讓別人知道你可以做到這些事情,告訴別人「我可以,而且比其他人做得都還要好」,這才是我覺得我們學校、我們科系最欠缺的。

再來就是整個科系內互相幫助的支持,我們學校在這方面也是比較缺乏的,像嘉義在這塊就做得很好,所以他們在無論是市場上的排名或是對人才上的需求都會比我們有優勢,這是非常現實的事情。其實我之前有跟李意娟老師聊過這件事情,我們沒有比別人差,但是「產品賣相不好」,明明內涵是好的,但是我們沒有那份自信的狂傲之氣來包裝,也很少人會來幫你做推薦,當然這部分我們這些已經畢業的人也要努力,就是希望學校在這整個機制上能夠變得更好,畢竟我們學校的學生很多都很認真,認真程度可能還贏過某些名校或現在市場上滿受歡迎的學校,可是我們在這一塊的體現上面,我們宜蘭大學在求職上,扣除實驗室的提拔,我們在求職上是相對不利的,這是滿現實的問題,大概也有部分是因為動物科系的學校都在西南半部為主吧,可是在科系的整合上還有我們自己的氣質仍然是我們自己需要加強的地方,當然我們這群畢業的也需要好好努力,至於學弟妹們就好好學習去跟人溝通、學習去包裝自己、解釋自己,告訴別人你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培養出這樣的精神之後,我相信整個科系會越來越好!

四、採訪心得

三十分鐘的採訪,像上了整整一堂課、也像聽了場精采絕倫的演講,最重要的是,好像明白了現在的自己缺少什麼、能做些什麼。對於一直缺乏自信的我來說,學長說的每句話都深深觸動心裡的某塊角落,雖然現在的自己什麼都不是、什麼都沒有,就只是個零,但聽完學長講述自己的故事、給學弟妹的建議,腦海裡出現了「想變成一」的聲音,而且比以往還要強烈,讓自己忍不住想去相信──「我是可以做到的。」

雖然自己未來不見得會進入業界,但我想有些在態度和觀念上的培養都是出社會後所必要的,真正和職場經驗豐富的人對談過才發現──擁有自己的核心價值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情。看著學長在談吐時所體現出的氣質和自信,忍不住想去成為這樣有想法、善於表達的人,也希望自己有一天真的能做到。這次採訪學長真的學到了很多,對於往後在學校該如何尋找方向也有了一些想法,期待今後能成為心中理想的自己。真的非常感謝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