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兰大学 生物技术与动物科学系

:::

访问张慧卉学姐-访问人:陈秀玮-106年

  • 2017-11-03
  • Ruling Digital
{{Alt_title}}

 张慧卉学姐为马来西亚华侨生,毕业于宜兰大学,研究所就读台湾大学,在新西兰工作约五年之久,过程中有许多艰辛的历程,从投履历疯狂被打枪到如今能选择自己喜爱的工作,就让我们来听听学姐的冒险故事吧!

一、学习过程及修习课程与现今工作有何影响

1.当初选择宜大动物系的原因?

阴错阳差念到宜大生动系,原本在高二的那年就打定主意要重考兽医系,在高三那年放榜就随意填了志愿,但还是以侨大先修班(重考)为主要目标,后来不小心上了宜兰大学动物科学系,自己也深感意外,仔细思考之后,觉得多花一年的时间再去重考可能还是考不上兽医系,最后选择来宜兰大学动物系就读。

现在回想自己上动物系也是一个很棒的选项,不像兽医系需要背这么多东西,出路广也是一直有在缺人才,也符合自己的个性。

从五岁到二十五岁的学习生崖,宜大这五年是最重要、最有趣且学的最多,觉得大学不小心来到宜大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2.学姊当初是进入哪位老师实验室?影响您很深吗?为什么?

选择了陈铭正老师实验室,喜欢老师带人的风格和人格,也会教导做人做事的道理,带领我的价值观更全面思考。

在带人处事方面,老师给了很多的建议,即便出社会之后,还是会固定时间打电话给老师,告诉老师目前的状况。

3.大学毕业后是选择直接晋身职场?或是有继续进修如:研究所等等?

直接选择念研究所。在铭正老师的薰陶下,深深觉得做研究、实验室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充满成就感,觉得大学研究还不够透彻,想再继续专研。

研究所研究分子生物学,当初觉得自己分生不太好,想加强这方面,后来发现这不是兴趣所在,但还是有顺利毕业。

4.学姐为何想去新西兰工作呢?

当初是和同学相约要去澳洲打工,后来发现马来西亚人开的名额很有限,不是想去就能去,后来想说去澳洲隔壁的新西兰,当时的心态是想拥有打工签证,了解当地是怎么管理畜牧,而不是去玩乐。

5.在新西兰找工作有遇到瓶颈?

当时去新西兰时,在网络上很多职缺,觉得应该会满好找到工作;后来发现错了,身为一个亚洲人又是女生,没有现场的经验,也没有雇主推荐其实是很难找到工作的,投履历投了两周疯狂碰壁。

改变策略,要证明给当地的雇主看我是能做劳力方面的工作,只要有一份能够证明我的工作能力的,我都应该去做。

但身为女生会有很多困难地方,没有车子很难到达农场,一定要靠当地人的介绍才有可能拥有工作,开始和陌生人聊天,蛮快就奏效的,有个外国人愿意写信给他朋友给我的一份工作签证,就从奥克兰飞到南岛去做的一份工作-种树。

那份工作原本有十几个人应征,后来就只有我一个人遵守诺言,在指定地点等待,职业仲介就对我有深刻印象,也有大概聊一下,就说目前是农场淡季,等到农场旺季留意有没有农场的工作。

6.一开始投入职场,是在现在任职的公司吗?是哪一种产业?

开始第一份种树的工作,一定要证明我种树种的比别人快,做事能力俐落,其实别人也会默默观察,给予我很好的评价;后来,那个的职业仲介跟我说,有间农场缺人,必须做长期,他可以帮我出工签,一待农场就是待两年。

7.后来还有转职到其他公司吗? .

在离开农场之后,又花了一年投了履历辗转来到一间从事胚胎技术的公司-胚胎技术师,做牛的体外胚胎生产以及牛跟羊的活体冲胚,这中间当然受到了很多波折,但是觉得原本的工作对我挑战性没那么高,也学完自己想学的了,所以才下此决定。在自身的部门待了六个月后,也尝试了其他部门的工作,像是冻精吸管或公牛精液检测等。但是遗憾的是在这家公司也待得不够长,还没学的很透彻就被其他公司给挖角了。之所以会跳槽是考量了自己其实还是比较想从事经商的生意,于是成为了一名农业顾问。不过最后待了一年,还是选择离开了,因为觉得学不到想要的,加上没有人可以带领我,但在新西兰的政治圈晃了一回后,还是得到了许多对我很重要的人脉关系。下一份工作的话可能会到澳洲与人合夥,从事活体交易。

二、求职过程及职场经验分享

1.从事相关职业的时候,有发现哪些科目是在学中特别需要的?

主要负责工作内容有应用到在学时所学习到的技能、课程等等吗?

我认为是看工作内容所需吧!像是我的第二份工作,从事胚胎技术的公司,就是跟我以前所待的实验室有类似相关的技术,才能让我从四十几人中脱颖而出获得那次的工作机会。

2.您觉得在求职前还需要加强什么职场需要的能力?

态度与沟通能力,即便英文讲得很烂,但只要有那个心意想要把事情做好的话,别人其实也会感觉的到,相对的,如果讲得再好但是态度很差的话,别人也一样会非常讨厌你。

3.在这几年的工作经验下来,遇过些什么令您难忘的事?

贵人与机会一直都存在,只是会不会靠近你,而你自己有没有办法掌握住。如果有散发出贵人喜欢的特质,并且做好自己的本分,那他们就会靠近你,在这条路上拉你一把。其实每个人在我眼里的机会与筹码跟我当初都差不多,机会一直存在,就是端看每个人处事的手法和态度,不是我特别的幸运,只是你自己要怎么样抓住机会并成为自己想成为的样子。这是我在不管台湾或是新西兰所学到的体认。

4.在就业的过程中,有没有让您最有成就感的事?

很多吧,像拿到一个新的工签就很有成就感了。但是在这期间也是要慢慢建立自己工作的风评,渐渐的就不用靠投履历才能获得工作机会。

5.建议目前在学的学弟妹,需要充实哪些课外的技能、知识?

多花时间了解自己,真心面对自己,知道什么才是真正适合自己的路。梦想不该就只有想像而已,觉得应该付诸行动。打个比方在念宜大期间我为了要加强英文能力就报名了English corner,并在大三的时候选择双主修外文系。

 

三、若再进修或希望加强哪些原有课程或是想学什么

1.在职场这几年经验,觉得有哪些不足想再进修的吗?

如果有机会回到学校的话,我会想回去念商学院,或关于行销方面的。

2.求学阶段是否迷惘过未来?

没有!每个阶段都有目标,大学时因为研究做得很快乐所以一心一意想念研究所,觉得自己很适合做学术,于是跑到台大念研究所。对于工作也没那么大的担忧吧,找工作并不难,难的是如何把工作做好,并让别人觉得你是潜力的。实际执行比任何事都重要!

3.有什么建议给学弟妹?

了解自己并且实际执行,即便跑错了方向也没关系,在这过程中可以与人多聊聊,开口请教经验较丰富的前辈们的建议,他们会适时提醒你,至少能使你的方向不会错得太离谱。有大致的方向就好了,不用算得太精确,毕竟人算不如天算,只要跟大方向有关的,都可以去尝试看看。

访问心得:

    在访问前,我大概了解慧卉学姊的一些经历,觉得学姊大概是人生胜利组,学业、找工作大概都很顺利,能够到新西兰工作英文应该从小就很好。

访问完,算是完全颠复我的看法。从小到大,父母亲要求态度要好,在做事方面、待人处事,越长大发现态度是不可或缺的特质,学姊的经历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因为做事的态度良好,不服输的个性,才能拥有第一张工作签证。

我很欣赏学姊勇于付诸行动这点,像是提升英文能力和后来愿意花一年时间找第二份工作;我觉得人最难的大概就是改变吧!能够走出去舒适圈的人有多少呢?人不可能一辈子都能待在舒适圈内,开始学会走出舒适圈,寻求自己所爱,学习提升自己的能力,也是我从学姊访问中领悟出的道理。

    能够拥有这次机会非常的幸运,完全没想过能亲自见到学姊本人,刚好学姊从新西兰回来台湾,也很感谢学姊愿意拨空分享求学、求职经历,本次的访谈也让我受益良多。